特斯拉拼多多“拼团”争执背后 汽车消费如何借力线上流量

时间:2020-08-08 17:19:26来源:中概股资讯网作者:中概股名单 2019

出租人出资向出卖人购买租赁物件,拉拼流量并租给承租人使用,拉拼流量承租人则分期向出租人支付租金,在租赁期内租赁物件的所有权属于出租人所有,承租人拥有租赁物件的使用权。

但原一审法官认为,多多因《购车合同》首页中有崔海生身份证号、多多住址、银行账号等隐私,即便签名并非本人亲笔所为,亦可认定该合同对崔海生有约束力。崔海生向记者透露,拼团因高思思提供假《购车合同》、拼团不真实的《公证书》等事宜,认为高思思提供伪证并涉嫌诈骗,或涉嫌刑事犯罪,已向北京市顺义区光明派出所报警。

特斯拉拼多多“拼团”争执背后 汽车消费如何借力线上流量

争执但崔海生称其从未调表并亦未向高思思保证过公里数。据崔海生在法庭供述,背后2016年12月9日,高思思看过涉诉宝马车,有意购入,攀谈中问及该车公里数是否确保,车况是否确保。根据崔海生在法庭供述,汽车其和同行与优信二手车交易时发现,《购车合同》上多仅有买方信息,卖方信息则为空白。

特斯拉拼多多“拼团”争执背后 汽车消费如何借力线上流量

崔海生的代理人北京市九和律师事务所律师许桂林认为,消费线上假《购车合同》不应作为本案判决依据,消费线上本案应根据已有真实的证据厘清各方法律关系、法律地位,方能更清晰的捋顺案件事实。根据判决书显示,借力判决崔海生以35.636万元乘以三倍的总价赔偿高思思损失。

特斯拉拼多多“拼团”争执背后 汽车消费如何借力线上流量

其中,拉拼流量三方的法律地位为:崔海生是出卖人,凯枫租赁是出租人,高思思是承租人。

多多争议焦点主要集中在《购车合同》的真伪作为中国二手车第一平台,拼团优信为车族提供更快捷好省的交易方式,但也发生多起买卖合同纠纷。

根据崔海生提供的转账记录显示,争执经由高思思及优信方面给付的金额总数为333000元。要理清该主体,背后需要了解融资租赁的买卖套路。

崔海生代理人许桂林律师认为,汽车无论如何都不应该以35.636万元的金额作为赔偿基数,这对崔海生并不公平,且也不合法。2019年6月20日,消费线上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判决崔海生以356360元的基数对高思思进行三倍赔偿。

相关内容
推荐内容